首页 快讯 新闻 游戏 动漫 影视 软件 源码 音乐 视频 大学 评测 专题

广电让直播平台难生存 网络视听许可证市价2000万

广电让直播平台难生存 网络视听许可证市价2000万

一夜之间,一纸禁令,直播玩家,风声鹤唳。

  9月9日,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,重申未持有《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许可证》的直播机构不得开展相应的直播业务,简单来说,直播平台需要“持证上岗”了。

  但这张视听许可证并不好拿,准入门槛为国有企业,绝大多数直播创业平台由此被拦在了门外。这是一条生死线。多年前视频行业经历的残酷洗牌将再次上演,直播平台不管是借壳买牌照还是接受国资入股,抉择中必然伤筋动骨。

  如今,大浪淘沙后的视频网站仅剩7家持牌企业,而直播平台有200多家,体量太过庞杂,弱者遭淘汰,泡沫大面积爆破在所难免。

至2016年5月31日,共有588家单位拿到了此证,传统媒体占据大半壁江山,其余新媒体,大多是具备多年视频网站经营经历,或是背靠强大资本方的互联网平台。

新申请单位要求为国有独资或国有控股单位,其次注册资本应在1000万元以上。

名字触碰“高压线”的影响不大,一般将“XX TV”改名为“XX直播”就可以继续开展业务。受这条限制的主流直播机构为熊猫TV、虎牙TV、斗鱼TV、全民TV、战旗TV等。熊猫TV对此回应,在总局下《通知》以后,便已经改名为“熊猫直播”。

有关数据统计,中国运营商1T的宽带费价格约为每月2000万元,每百万人观看720P清晰度的直播需要约1.5T左右的带宽,就行业平均水平而言,在线人数每达到百万人,直播平台每月仅带宽费用就至少要花掉3000万元左右。在如此高带宽成本下,打赏、广告的成本不足以覆盖,本质上,秀场赚的是软情色行业的钱,政策风险极高。

用户评论

精评一下